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屈吴牧歌(中篇小说连载・3)-

来源:天下第七文学网    时间:2021-04-05




    (八)
  擦黑时分,我和羊群总算顺利到达了屈吴山下的羊圈。
  从屈吴山主峰延伸下一道道长长的山梁,有石山、有土山。石山上无法挖窑,羊圈大都建在土山山梁下背风朝阳的湾里。我们的羊圈所在的这道山梁是头道梁,它像屈吴山躯体伸得非常舒展的一条胳膊,山梢子还稍微往里拐了一下,就形成一个比较全簇的大湾,叫圈湾。圈湾里上上下下、或高或低、错落有致地排列着无数座羊圈,都是根据不同的地形特征因地制宜建成,或是用土夯打起半截土墙,或是用沙河河滩里的石头垒起的石墙,或是利用一个陡坎挖齐,在坎坎子边上再栽埋上一些带棘的植物。整个羊圈外围有一道好像是由人工栽种的�兆印⒙榘呒�、狗棘混合的密实的植物墙,在这枯黄季节也显得很坚固,形成一道整体的防护屏障。每一座羊圈的山帮里都有大小不等的敞口窑洞。住人的窑洞都在各自羊圈的顶端半山梁上。这时候,所有的羊圈都是空荡荡的。基本上每座羊圈的每一个拐角处的墙头都用泥巴糊着一只干枯的羊头骷髅,它们瞪着黑洞洞的眼窝子,伸着两只弯弯的长角,看起来荒蛮苍凉,阴森恐怖,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到了南美洲某个被土著印弟安人遗弃的原始村落。
  夜幕笼罩下的屈吴山就像是羊圈东面的一堵大墙,它的峰峦在天际苍穹间勾勒出一条锯齿形的轮廓。在这沉寂的夜幕里,尚能听到沙河南边的那道山梁后面时不时传来隐隐约约的狗吠,虽然看不到一丝灯光,但我猜想那里一定是个有人住的村庄。
  山爷确实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羊把式。他不过就比我早到来半天时间,可当我赶着羊群到达羊圈时,他已经将堵羊圈的柴门扎好,把住人的窑洞收拾停当,不但做好了我和他的晚饭,烫好了狗食,就连窑炕也煨得热乎乎的。我在窑门口还看到窑掌子旁堆放着一大捆干柴,不用说,那是他今天在山上新扳的。经过整整一天虽不是长途但却是艰难的跋涉,来到这不要说人,就是连鬼都见不上的荒山枯岭竟然能喝上半碗山爷在做糁饭时特意为我撇出的热米汤,吃着一碗冒着热气的黄米糁饭,我心里竟然产生一种从未有过的强烈的幸福感。说老实话,我这个人长这么大,还从未亨受过这种“饭来张口”的生活待遇。尽管那糁饭没有任何下头,只能撒一撮山爷已经研成沫的用来喂羊的苦盐。
  由于当日主要任务是把羊吆上山,羊们在路上基本上没有吃上草。我们安顿完自己的肚子,山爷让我把沙簸箕铺在圈里,把拉糜料面子拌上一些水和盐撒在沙簸箕上让羊们轮流舔了一遍,以便给它们增加一点营养。
  当地人有句骂人的话叫“死驴烂马屎尿多,杵迷背善的瞌睡多”。我算不算是个杵迷背善先不说,但瞌睡多却是不争的事实,况且又经过整整一天的奔波。还在圈里给羊喂料面子的那一阵子,我的眼睛就困得几乎要用棍棍子撑住了。喂完羊回到窑里,我就跌倒头睡下。迷迷糊糊听到山爷安顿让我把自己的鞋和菜刀压在枕头底下,我只“哼哼”地应承着并没有动弹,就感觉我的枕头被他扳起,往底下塞东西。我还好像听他给我安顿不管听见啥声响,叫我千万不要张声。我已经困得不行了,他还在那里唠唠叨叨,故弄玄虚,烦不烦?我实在没有一点心思再听他的话。
  (九)
  我是被牧羊狗大白和��耳子声嘶力竭的、扑三噎四的、近乎玩命的撕咬声从梦中吵醒的。一醒来,我还没有顾得上揉一下睡眼,就看见山爷像一尊西安去哪里治疗癫痫泥塑的雕像那样盘着腿,面朝窑门外端坐在炕沿上,他的两只手塞在由于盘腿而形成的腿与上身之间的那个空档里,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用柴捆凑合着堵住的窑门,眼中透露出一股阴冷凶狠的光,整个人像是一只恶狠狠的黑鹰。两只牧羊狗在外面拼命地撕咬,根据那声音判断像是在追赶或撕扯什么野物。
  忽然,从我们住的窑顶山梁上传来一阵阵“哧楞楞”、“哧楞楞”的沉闷的轰响,那声音给人的感觉好像是把多少打场的碌碡从梁顶上搡了下来,又好像一大群牲口在窑项的梁上奔跑。这时,窑壁上的油灯灯苗子一下斜斜地偏向窑垴,好像马上就要灭的样子,我赶快起身用手护着,其实,这时候窑里就根本感觉不到一丝风。这种奇怪的声音持续了好一会,我想出去看个究竟,被山爷一把拉住,他把我按回被窝里,手劲十分有力,有种不容反抗的力量。
  狗们还在窑外的黑暗中疯狂地撕咬着,声音一会儿近,一会儿远,反正狗的撕咬声一直就没有停止过。我竖起耳朵,屏住气息听着外面的动静,偶尔能听到人的说话声和哭声,还好像是有人在断断续续地唱歌,甚至能分辩出是女声,但唱的啥内容却一句也听不清楚。一会儿根据狗咬的声音判断好像距离越来越远了。
  我猛然间一下想起村子里的人们关于鬼怪的种种传言,难道这里真有鬼?想到这里,我就感觉头顶上的头发��了起来,头皮一麻一麻的。我再次回头看山爷,他仍然像尊雕像那样端坐着,只是抽出一只手不断地在头顶上向后捋着他的那一点稀疏的头发。
  山爷是属于那种“发如丝绵、须如钢针”型的男人,他年龄不大但头顶早已开了坨,只在头脑的周围长着那么半圈头发,而他的胡须却长得满脸都是,也可能是该给头发供应的养分被胡须抢夺去了。他经常捋胡须的动作我很熟悉,但捋头发的动作就很少,所以看起来很滑稽。
  “哧楞楞、哧楞楞”,从窑门外的坎子底下又一次传来一阵沉闷的响动,声音有些像发暴雨时的推磨雷。响声稍停,紧接着“嚓”的一声炸响,从堵在窑门上的柴捆缝隙里,我看见有股亮光在闪烁。这时,我的头皮子又一阵发麻,浑身的肌肉感觉都结成了疙瘩。我也模仿着山爷往后捋头发的姿势在头上一捋,只听头上“啪啪啪”地一阵响,竟然闪出了火花花子,火花在我枕头边搁着的菜刀面子上还映出了影子,我捋头发的手也像是被电打了一样感到发麻。不过这样一捋,头发上火花一闪,我倒感到心里有些实落,没有先头那样发毛害怕了。
  ��耳子和大白还在窑门前的山坡上、坎子下狂吠乱咬,不过没有刚才那样凶动。我再次欲翻身出门去看,又一次被山爷用他的大手掌用力压住。我只能服从他,也像他一样,两眼紧盯着窑门,在这荒僻大山的圈窑里,熬着这长长的夜。
  不管黑夜多长多难熬,天总是会亮的。
  “勾勾油……”
  “勾勾油……”
  从南山那边的人庄子上传来一高一低两声公鸡的啼鸣。端坐在窑炕上的山爷就像拔了气脉芯的车胎,人的架势一下就松垮了。他长长地出了一口粗气,拿起旱烟锅子“叭嗒、叭嗒”一阵猛咂,然后跳下炕,挪开堵在窑门上的柴捆。两只狗从窑外进来,吐着长长的舌头,摇摆着高高地卷在背上的尾巴,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像是立了功劳等待着邀功请赏,“小婆子养儿把有理事干下了”的样子。山爷很疼爱地把它们分别揽进怀里搂了一下,它们又摇着尾巴出了窑。
  我从炕上爬起,准备给山爷熬罐罐茶,并且想问一下他这究竟是咋会子事。我知道他的这个喝茶合肥癫痫病医院靠谱吗没个下数,高兴的时候要喝,泼烦的时候要喝,睡不着觉的时候也要喝。其实他那不是熬茶,而是在熬时间、熬光阴呢!
  等我把一些干柴和晒干的羊粪粑收拾进来,山爷已经囫囵身子躺在炕边里睡着了,不一阵子,鼻腔里就发出了节奏匀称的像拉风匣一样的打呼噜声。
  我把山爷的身子往热炕中间推了推,把他的那床份量很重的�危ㄒ�he)子被轻轻地给他盖上。
  (十)
  由于半夜里受了这么一场折腾,山爷睡着后我却睡不着了。我在煤油灯下翻了一会书,天一麻麻亮我就起来了。这个时候的天气本来就很冷,而身处屈吴山脚下,就更冷了。我从热炕上的被窝里爬出来,在外面一转,只冻得牙齿上下格格碰撞,浑身发抖。我在窑顶的山梁上四处张望,想寻找夜里听到的那么大的响动留下的痕迹,但什么蛛丝马迹部没有。我又进到羊圈里看了一圈,羊们都乖乖地或卧或站在圈里。羊们也有它们的生活方式和行为规范,凡身体较强壮的羝羊、羯羊大都卧在敞口圈窑外,母羊、羊羔子和身体瘦弱的羊则受到特别关照,被羊们安排在窑内。看见我进了羊圈,那只大块头、长着一对又粗又长、向后弯曲的长角的掌群羝羊对着我发出“咩……咩……”的叫声,那叫声有些像小牛犊子,又像是外国人唱歌时用的美声唱法。从它们安祥的神态看,就像是夜里没有发生过与它们有关的任何事情。
  被对面那道山梁遮挡住的人庄子的上空渐渐地升起一缕缕炊烟,很轻很细。这炊烟也有些景致,它们在这没有一丝风的状态下不是直线上升,而是擦着屈吴山的山皮打斜子徐徐上升,在快到大顶的山脖子处汇聚,然后轻轻地缠绕在山脖子上,薄厚、粗细都非常匀称,平平的一道乳白,像是给一个伟岸的男人脖子里围了一条漂亮的乳白色纱巾,使这本来还在昏昏欲睡中的干枯荒凉的山体一下子就有了活力,有了生命。这景象,好像以前曾在一些宣传画中看到过,以至眼前出现这真实的画面还让人觉得它是假的,是由人画下的。
  天气尚早,我扛起洋镐背上背兜顺沟而上,在一座由于泉水刚一流出山体便被冻结所形成的晶莹剔透的小冰山下,刨挖了一背兜冰块。在往回背的时候,我把一小块冰疙瘩塞进嘴里,直嚼得山崩地裂,感到有一股清泉在我的体内顺流而下,沁入心脾。都说屈吴山的水好,可谁品尝过屈吴山的冰疙瘩呢?那比冰糖好吃多了。
  山爷醒来了。他的脸色比原来黄了许多,胡子也好像一夜之间猛地长长了一大截,人显得很疲乏。从他的面部表情上看,他对我的勤快比较满意。
  我问山爷:“夜晚上响动的是个啥?”
  山爷抠了抠头顶稀稀拉拉的头发,神情有些犹豫,好像不愿意告诉我。也许是因为我一直盯住他的眼光很是恳切,一副打烂沙锅问到底的样子,也许他认为还要经常和我一块共事,我还要长期在这里和他共同熬这种日子,不如还是让我知道者为好。经过好像是很艰苦的思考,山爷才对我说:“那东西是‘煞’”。
  他说:屈吴山里有一条沟,叫庙沟。原来曾经建有许多寺庙,而且香火很旺。前几年从城里突然来了一大帮子学生娃娃,有男有女,胳膊上都箍着半截红布布子,说是要在这里“破四旧”。他们上来后连挖带砸,把寺庙拆掉,把老儿家(神仙塑像)砸掉。就在他们破完“四旧”准备撤离时,头顶上一颗炸雷,一场暴雨,沟里的山水一下子形成两三丈高的茬子,阔沟漫了出来,把那拆下来的木头檩椽、砸掉的老儿家身子和十几个学生姓姓全都卷上走了。造成癫痫病发作的原因有哪些?倒霉的还有在沟里放羊带看红火的一个牧羊人,他和他的一群羊都跟上乘红火去了。只有那群羊里的牧羊狗逃到山梁上,侥幸保住了一条狗命。
  山爷说:那是老天爷处置恶人哩。因为那一天,除了庙沟,就是隔着一道崾岘子的牧羊人仅仅光看到闪电,听到雷声,连个雨渣子都没遇上。在山下塬上收麦的人说是开始看到大顶上卧着一疙瘩云,云梢子发红,紧接着就是电闪雷鸣。当沙河里淌山水的时间,他们还一直晒在金刚老太阳下。
  山爷说:那些可怜的学生娃娃死了后,因为他们做了恶事,阎王爷也不肯收他们,他们阴魂不散,一年四季就在这深山里游荡。平日里山上羊多人多狗多,他们也害怕,想拉替死鬼也不敢靠近。这不,就趁着咱们现在势单力薄的时候出来害人。
  对于山爷讲的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我虽然半信半疑,但昨晚上的事情是我亲身实实在在经历了的,要不是我亲身经历,我还是会认为那是山爷和我喧谎着哩。而且,那一年学生拆庙被洪水冲走的事,我也曾听当时还在学校教学的父亲说起过,说明那不是山爷的胡编乱造。但“阴魂不散”一说,我还是不能相信。我对山爷说:“照你这样说那不成了讲迷信了吗?”
  山爷叹了一口气:“啥迷信,这世上的事那难说着哩,咱们辩不来的事多得很,这辩不来的事咋就是个‘迷信’呢?”
  我越听心里越发毛,追问山爷:
  “那咱们以后可咋整呢?”
  山爷对我说:其实也没有啥害怕的。你记住,咱们在阳间,它们在阴间,阴问的东西是缠不过阳间的人的。他说:以后一旦碰上这些东西,千万不能张声,确实感到身上发�},就在头发上倒起毛子刨几下,“男子汉头上有三把火,神鬼见了都要躲。”他说,白天出去放羊,要撵宽展的地方,僻背的沟沟岔岔不要去,翻梁过沟前就喊上几嗓子,张个声,算是给那些个不干不净的东西提前打个招呼。山爷说:本来刚一上来就要把羊圈安顿搏治一下,但夜里来的晚了,没有来得及,他说今个天晚上咱们就搏治羊圈。
  山爷还对我说:再就熬上这一向,天气稍微暖和了,羊都上了山就好了。
  我感到山爷给我讲这话的时候很带感情,可谓语重心长。
  (十一)
  按照山爷的吩咐,我在附近的山梁上放了大半天,在太阳跌窝前就收了圈。
  收圈后,山爷让我帮忙,抓过一只个头不太大但尾巴还算圆实的羝羊。在我们窑前的掌子上,他已经搁好了一个搪瓷盆子,宰羊刀也已被他磨得锋利。我疑惑地问:“山爷,这咱们才上山,咋就要杀羊呢?”
  “这不是要安顿羊圈、搏治‘煞’吗?”山爷不容分说,一刀割开了羊脖子,一股殷红的血泛着汽泡,像一股细细的红色泉水流进了搪瓷盆子。
  这只年轻的羝羊还没有来得及完全展示它的青春风采,就为了我们与所谓“煞”的较量而壮烈献身。山爷端起血盆,用一把老笤帚疙瘩蘸着羊血,在羊圈周围的土墙上、石头上、崖坎上以及我们住的窑洞前的崖面子上连洒带刷,嘴里乌里乌拉也不知道在念叨些啥。一会儿,盆里的羊血被他用完,只在搪瓷盆子周围留下一圈已经�踝×说难�迹。
  干完这些,山爷像是干完了一项非常伟大的事业。他消消缓缓地抽了一锅了烟,边抽边端祥着他刚才的“杰作”,显得很满意。然后,他让我把已经放了血的羊扶得四蹄朝天,他从羊肚子底下的尿器子处挑开一道口子,把宰羊刀噙在嘴里,一只手抓住挑开的羊皮茬子,一只手治癫贤权威专家握成拳头状,在羊皮与冒着热气的羊体之间杵捣,“嚓嚓”几下,羊皮与羊体分离。那个熟练干散劲,看着特别过瘾。记得上学时老师曾讲过有个成语叫“庖丁解牛”,形容一个人干某件事非常熟练,干净利落。我想要是发明成语的那位古人现在在这里,亲眼观看了山爷的剥羊技术,说不定会再发明一个“秦山剥羊”的成语的。
  山爷把剥了皮的羊头从羊角上提起,认认真真地搁置在羊圈拐角处的石头墩子上,并用石头和土垫稳,羊头面朝外,两只空眼窝子茫然地注视着遥远的屈吴山群峰和空旷的大沙河。
  在我的鼎力相助下,山爷把羊体大卸成块状,他把两个后腿、羊尾巴和半片子肋条、羊下水都小心翼翼地装进了一个麻筋袋子里。看那样子,山爷是要把这些东西提走。我对山爷说::“把那下水给大白和��耳子留上些吧!”
  山爷迟疑了一下,还是从袋子里挑出一片血淋淋的羊肺,他把羊肺扔进盆子里,嘴里还念叨:“它们还有那么多的骨头哩!”那明显地是表示他很舍不得留下那片血淋淋的羊肺。
  这牧羊狗和看家狗虽然都是狗,但它们却有着本质的区别。如果是看家狗,看到主人杀猪宰羊,它就跟前撵后表现得比主人还忙碌,一有机会就叨上一嘴什么东西;而牧羊狗就不同,比之那些看家狗来,它们就有一些“绅士”风度。大白和��耳子在我和山爷杀羊剥皮翻肠倒肚的前前后后,一直老老实实地卧在羊圈顶上,它们甚至可以连我们的行动瞅都不多瞅一眼,好像它们压根儿就是吃素的,我们干的事与它们毫不相干。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这两个家伙的城府是多么深。尽管如此,我知道它们已经馋得悄悄往肚子里咽口水了。看到它们那种装腔作势的样子,我感到很可笑。人,其实应该活得真实一些,狗也应该活得真实一些。我用刀子划开羊肺,一块一块扔给它们,不论我扔得多高,它们都会在羊肺落地前轻而易举地接进嘴里。
  我把化了冰的水烧开,山爷把剩下的被他卸成块状的羊肉全部倒进锅里,他安顿我煮肉不要用大火,要用小火,煮上一阵子就把这口袋里的苦盐抓上两把。他还一直非常惋惜地说:“这个时节太早了,要是山上的野葱野蒜长出来,放上些多好!”随后,他跟我说了声他出去一下,就提着麻筋袋子带着大白出了窑门,钻入已经完全黑透了的夜色中。
  我严格地按照山爷的规定用小火慢慢地煮着肉。尽管没有任何调料,没有野葱野蒜,只有喂羊的苦盐,但这毕竟是肉,是我们一年到头难得吃上一半顿的羊肉,是清朝时本县的一个县官进贡给朝廷,让慈禧老佛爷尝了后都连连称赞、从此名扬四海的屈吴山羊肉。
    不大一阵功夫,浓浓的带有些膻气味的肉香就在窑里飘溢弥漫,直往人的鼻子里钻。我实在馋得忍不住了,就揭开锅盖,捞起一块肋条肉,用牙咬了一下,虽然肉里还有红血水子,但肉已经能咬动了。

                                      (未完待续)  

© wx.kmkhs.com  天下第七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