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如果有一天,我也可以寻找到你 (完美版)励志文章

来源:天下第七文学网    时间:2020-05-09




  如果有一天,我也可以寻找到你
  一一谨以此文致敬我的那些流泪的青春

  
  蔡爱军

  一

  在我的并不平凡的青春里,我遇见了很多人,他们(她们)总是给我帮助和鼓励,总是给我温情和美丽,多少年后,当我的这颗驿动的心终于安宁下来,我渴望一一地寻找到他们(她们),然后对他们(她们)说:"I'm here and I love you so ."
  “ It's all for love . ”一一是的,正如迈迷朋友Ellen说的,就像The Beatles 的一首歌《All you need is love》唱的,一切都是为了爱,你所需要的一切就是爱!可是,这个世界满满的都是爱,我们却总是在互相伤害;生命中的你我都渴望着被爱,我们却不知哪里才有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关怀?
  “ 一个人,一首歌,可以支撑人一生!”一一即使所有人都不相信,我仍然会相信,Michael Jackson的歌曲《You're not alone》,真的改变并支撑着我一生!那是1995年11月4日,那时的我几乎崩溃,我甚至不再默默地哭,我对这个世界已经麻木。我真的不知生命该如何,它是否还可以唱起像一首歌?我不想再试一次像我妈妈那样离开这个世界,我已经试着离开过一次,曾经,在那些无止尽的黑暗里,我一个人跌跌撞撞地回到汉阳的家里。我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和我相依为命的七十多岁的婆婆之外,谁会来给我哪怕只是一点点的爱与关怀?为什么我总是受到太多太多的伤害,当我将一颗哀伤的心灵又一次地热烈展开?当她们温柔地来又冷漠地去,当天空中还飘着一样的雨,我已不再有任何的期许。虽然我付出了所有,到头来,我总是一无所有。所以,我不再也不敢相信那些爱,我只是相信来自我内心深处的一些感觉,因为我有一颗驿动的心。当生命中的那一天,我听着从街上音像店里买来的盗版CD《History》,我只是想恢复一下已经对这个世界疲倦也麻木的却曾经热烈的感觉,我只是想知道,从大街上播放的Michael Jackson的忧伤却动感十足的歌声,能否震撼我已经对一切失望的内心?是的,1995年11月4日,我用诗歌《你是否还会记得起我的名字》记录下了那一天,因为我哭了,听完《You're not alone 》后真是“泪水涟涟”,而我最后一次大声地痛哭,还是整整三个月前的8月3日!

  二

  1995年8月3日下午,我和来自恩施州的女孩静静约好,我们在汉阳钟家村邮局门前的那棵老槐树下见最后一面,那是一个老地方,是我们1994年10月1日在客车上邂逅相识却直到七个月后再次相约遇见的地方!一一如今是2016年9月,那棵老槐树还在,我八月份去过那儿,为从在淘宝网上开店的李先生处购买一张LD镭射影碟,1995年香港宝丽金出品的《���W友原�bMusic Videos 卡拉OK Vol 2 》,仅要58元,我约李先生“在钟家村邮局门前那棵老槐树下见”!

  “ 一一我以为你还会呢
  你还会站在我等你的老地方
  于是我又默默地走在老路上
  我背起那把Guitar想再次歌唱
  却再没人凝视我含泪的眼眶
  却再没人来问我要去向何方 ”

  一一摘录自1996年4月26日创作的诗歌《 你是否还会记得起我的名字 》

  她终于要走了,而我,一直以为她在骗我或者考验我。1995年5月4日,我们再次相见的那天下午,在汉阳的家里,当我抱着Guitar 在她面前忧忧地弹唱起崔健大哥的《花房姑娘》的时候,她的眼里闪动着晶莹的光。她忧忧地说:“我要走了,三个月后要离开武汉回恩施老家,爸爸妈妈已经为我联系好了一家也是做保险的单位。” 我并不相信,如果真是那样,那么,她为什么一直从未放弃地打我单位的电话寻找我?当七个月后终于找到我的时候,她却说我们三个月后必须分手,这样浪漫的邂逅,怎么会再一次地凝结起我不变的哀愁?当她冷漠地转身,我绝望地抱着她吻了下她的脸颊,她惊讶得本能地用手指抓伤了我的脸,然后默默地流下了眼泪。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吻她,我从不曾伤害过她什么。5月4日上午,我们在那棵老树下终于相见,那种感觉真是美好!她穿着一件洁白色衬淡蓝色底的连衣裙,乌黑的齐耳短发被她梳理得非常清爽!我带着她来到我一直和七十多岁的婆婆居住的汉阳胡家湾12#的家中,我们一起理菜,然后炒菜,然后一起坐在桌边,聊着天儿吃着饭,那时婆婆总是一个人早上九十点钟出门,种菜地,捡废铁,下午四五点才回家,所以家里楼上楼下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在一起非常安宁,虽然七个月后再见,却仿佛一直都在身边。我们慢慢地做着琐碎的事儿,轻轻地说着温馨的话儿。吃完午饭,我有午睡的习惯,她说没有,我说:“你就在我的房间里睡会吧,你放心,我去隔壁婆婆房里睡,等两点钟了,我来喊醒你,好吗?” 她静静地点头,一如她的名字。当我醒来,轻轻地来到她睡着的床边,看着她在我简朴却整洁的铁架床上静静地躺着的样子,我的心真是一片安宁。
  一一这就是一直没有放弃地寻找着我的女孩吗?有一天,我会不怕再一次地被伤害而不顾一切地爱上她吗?她一直在打电话寻找着我,而我却总是随测绘大队东奔西走,当她一次次打通我单位的固定电话,却一次次地无人回应的时候,她在想什么?她会怨恨我吗?她一定知道我在远方,因为我跟她说过我喜欢背着一把Guitar四处流浪,正好长年在外的测绘生涯成就了我的梦想!她一定相信也知道,我就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因为她听过我的歌声,她知道我的歌声会带我回到日夜思念的家乡,更何况,我们曾经相约绝不要将我们邂逅相识并相知的这份友谊遗忘!可是,可是她是否知道,就在我们有缘相遇的前一天晚上,1994年9月30日的晚上,我抱着孤单而又悲伤的自己痛哭了一场又一场?那天上午,我去生命中亲亲的大姐家,渴望见大姐一面,渴望再看一眼我曾经百般呵护的那美丽的容颜,却是大姐的掩面痛哭让我曾经的付出再也找不到来时的路!我的热烈又哀伤的青春啊!
  我不再相信什么,只想离开武汉这个伤心之地。于是,当我第二天擦干眼泪收拾行李准备离开武汉去荆州的时候,在钟家村附近的汉阳长途客车站等车的站台上,遇见了一位同样焦灼地等待着去荆州的女孩,之后熟悉了,她轻轻地告诉我,她有一个小名,"静静",1972年7月出生,来自恩施自治州,而我1993年11月中旬曾经被亲亲的大姐安排去过恩施一趟呢,那满眼四望的盘山路真是让我惊恐更难忘!她笑着说:“你们真胆小,我们一点也不怕!”我们一起上客车,都快坐满了,正好最后一排还剩两个座位,我就让她靠窗户坐着,我挨着她与另一位乘客夹着坐。一路上,我已忘了昨夜痛彻心扉的哀伤,和她非常开心地说着话儿,唱着歌儿,一一这就是我和她的邂逅相遇。生命之中,我就喜欢与人这样地相识,不会刻意,只是为了寻找一份怦然间的心动。所以,这样的结局,一般都是分离。
  一一我从不曾伤害过我的大姐,我也不会伤害她。这样想着,我静静地望着熟睡的她,静静地等着她醒来。三个月后的8月3日,她与大学毕业后签约的湖北省保险公司的癫癫吃核桃有帮助吗?三年的工作合同期满,不得不离开武汉,而我,也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现实。那天下午,悲伤地望着她走,她的泪水在流,我却无能�榱ΑD峭恚�我用一杯白酒将自己一口灌醉,默默地哭了一场又一场,深夜,又摸索着伏膝于床,拿起钢笔�樗�书写下第一首诗歌《我以�槲乙丫�忘记》一一

  "一一我以为我已经忘记
  以为那些蓦然相识的记忆
  只会默默地留在我的心底

  却是你啊不经意地提起
  让我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你
  还有你从风中飘来的美丽

  一一一切又都过去了
  我又看着你消失在这风里
  看着你转身我却无能为力
  我哭了我以为我不会哭泣

  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我却心存所有的感激
  在静静流淌的岁月里
  我只有静静地伫立......"

  一一诗歌《我以�槲乙丫�忘记》
  (作于1995年8月3日深夜,于汉阳胡家湾12#的家中二楼,
  原稿已于第二年的1996年6月被人没收。一一是以�榧恰#�

  1995年8月3日��,在汉阳家中流着泪水创作完诗歌《我以�槲乙丫�忘记》后,第二天上午,我就拿着诗稿去汉口找她,因�槲姨�她说过,她总是在恩施驻武汉办事处所在的汉口铭新街搭长途卧铺车回家,我知道那个地方。当我九点多钟赶到那儿时,正好有一辆双层卧铺车停在办事处的马路边,还很巧地看见了昨天下午和我和静静在一起的沈女士。我兴奋极了,连忙叫住她:"嘿嘿,小沈,我正在找你们呢!你们今天回家吗?静静呢?她在哪里?"小沈也很惊讶,说:"是呀,我们今天回家。嗯,我没和静静在一起,不知道她在哪里。"我知道她在骗我,可她不告诉我,我也没法,只是指着右边脸上被静静抓伤的一道血印给她看:"你看,这是她昨天抓伤的呢,她真狠心!我昨晚�樗�写了一首诗,请你帮忙交给她,一定要给她,好吗?我要感谢你了!希望你和静静有空再来武汉来我家玩,希望你们一路平安!"小沈笑笑,不住地点着头。
  小沈和静静去过我家两次,我们三人还在一起照过相呢,那时,我们都非常开心,只是现在,"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 我却心存所有的感激"!既然静静不愿见我,客车要等两个多小时才开,我也不必久留,说不准,静静肯定知道我会来恩施汉办找她,她已在不远处看见了我而特意让小沈出来招呼我的呢!不然,怎么会那么巧?我才在路边寻找了一会,就遇见小沈了?!静静一定就在不远的地方,她一定在看着我,她也一定在�樗�昨天的鲁莽心生愧疚,她也一定舍不得离开!可是,这就是注定了的命运,那时,我和她都还软弱无力。和小沈握了握手后,我就满怀忧伤地离开了。从此,我们再没遇见,只是在后来多少岁月的多少梦里,我会经常地遇见她。

  
  三

  那年的秋冬时节,因�榫簿仓站炕故腔囟魇┤チ耍�所以我一直都很悲伤。我一直以�樗�在跟我说着玩的,她总是那样地笑着,然后跟我说:"嘿嘿,我要走了,我真的有一天会走的。如果我走了,你怎么办呢?"我也总是说:"你别逗我了,我们在一起不是很开心吗?我们就这样过下去吧!"她若有所思地笑着,开心地说:"好啊,哪一天我们比比酒量,还有,闲下来的时候,我们就买竹竿一起去钓鱼吧,就在附近的那个水泵厂后面的大鱼塘?"
  我依然记得,我们最后三次见面的情景。第一次,是1995年6月19日,我们一起游玩武汉动物园,照完相回到家,随行的还有她的一位恩施老乡也是同事沈女士。我们一起炒菜,做饭,我手把手地教她如何拿锅铲,如何快速而均匀地翻弄锅铲,她总是笨笨的样子,我笑话她:"静静,你不是普通的笨喽!"她从不生气,只是"嘿嘿嘿"地笑,或者站在旁边静静地看着我忙碌的样子。然后,我们三人坐在我房间的饭桌边吃饭。她又说她要走了,她会走的,虽然我不愿也不敢相信,但还是禁不住哭了。她停下筷子,忧忧地望着我,说:"你怎么啦?我还没走还在你这儿呢,你吃饭呀!"她说她最爱吃鱼头,就总把鱼身上最好的亲自用筷子夹给我吃。我喃喃地对她说:"我怎么总是这么糟糕呢?先是生命中亲亲的大姐,现在又是你静静,你们�槭裁匆�离开我呢?�槭裁匆�一个个地走出我的生活呢?一一我错了吗?"她不说话,只是忧忧地望着我。
  过了几天,6月23日,她又来到我汉阳的家中,我把冲洗好的相片给她,然后又一起炒菜,做饭。吃饭的时候,她又说她是真的要回恩施了,三年的工作合同期满后,她也想离开武汉了,她的爸妈早已在家乡�樗�联系好了单位,她的一位以前的男朋友还在等着她,而且,她在认识我之前就已决定了回去的!我哀伤地说:"那么我呢?我们是萍水相逢,是蓦然相识,我不管以前是什么,又有什么,我只管现在,我们现在好好的,你走了,留下我怎么办呢?我接受过一次又一次的打击,但我希望这一次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又伤心得哭了,筷子一丢,流着汩汩的泪水对她说:"我吃不下去了,原谅我。"她也停下手中的筷子,很忧伤地望着我,我感觉到她在我面前装坚强。"我一直在想那年我们�楹我�相遇",是啊,既然早知会分离,�楹纹�偏要相遇?!那天中午,我坐在她的身旁,又忧忧地抱起Guitar,弹唱一些歌儿给她听。我也要离开了,要去做测绘工作的地方,她送我到附近的武汉动物园,一起搭42路车。我要到汉口三阳路下,再走到武汉港搭轮船,她则在只有三站路远的汉阳钟家村下,和我轻轻地握手告别后,她下车,向我遥遥地挥手,我要她等着我一个月后回来,她眨着眼睛,轻轻地点头。我背上那把棕色的红棉Guitar,带着对她浓浓的思念和隐隐的伤感,随着测绘大队坐长江上的轮船,到安徽马钢进行工程地形图测绘去了。
  等到那年7月26日,我从安徽省马鞍山钢铁公司出差再次回来时,她就不愿再见我了,也什么也不说。终于,8月3日,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她是真的要走了,也已收拾好行李,很冷漠,但当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吻她的时候,她却惊讶得用手抓伤了我的脸,然后默默地望着我,默默地哭了。我知道,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她真的走出了我的生活。

  "――你真的就要这样哭了吗
  绝望的我想最后一次吻你啊
  看见我脸上凝血的伤疤了吗
  你惊讶得叫出声来正是你啊
  你这即将永远消逝的面容啊
  你真的就要走出我的生活吗
  让我的世界变得如此寒冷啊
  你默默地看着我要我原谅吗
  你默默地哭了泪流满面是吗
  一切真的就要这样过去了吧
  一切都那么美好你走就走吧
  清江水畔飘着一朵凋谢的花"

  一一摘录自1998年2月25日创作的诗歌《 你真的就要这样走了吗 》

  那时候,我真是伤感,总在想着这爱是怎么消失的?一一"你的泪水曾一直流淌在我的眼底 / 我一直在想那年我们为何要相遇"?就像许茹芸在歌曲《 我依然爱你 》里一再叹息并吟唱的,"事到如今我依然爱你 / 我孤孤单单留在回忆里 / 好想陪你再淋一场雨 / 要世界为我停止呼吸 // 任你在她怀里我依然爱你 / 我永远记得那一天的雨 / 来不及说一声我爱你 / 只随着你静静走拉萨癫痫医院哪个好向分离 "!1998年12月20日,在沉默而又悲伤的生命里的��潭镇,我流着泪水,一边轻轻地唱起这首歌,一边�樗�热烈地创作了一首属于我的《 依然爱你 》一一

  "多少年过去我依然爱你
  我依然在想你为何哭泣
  为何说走却舍不得分离
  是谁伤了你那冷漠的心

  多少年过去我依然爱你
  我依然在这个地方站立
  你离开的时候枯叶满地
  现在又被几度秋风吹起

  如果有一天你回到这里
  我的心也快凝成了化石
  经历了多少岁月的磨砺
  依然清晰的我依然爱你"

  一一摘录自1998年12月20日创作的诗歌《 依然爱你 》

  
  四

  有好几个月的时间,我一直都郁郁寡欢,就是哥们儿木艳兄弟打单位的电话要我去他所在的武昌舒家街玩,我也是手握着电话筒,无力地说:"不必了,兄弟,我实在是没有心情。"之后的日子,我的心情真是糟糕透顶,除了机械地上下班,除了扛起水准仪架起经纬仪支起绘图板,我的心一片灰暗,甚至,我已不再哭。

  " 那些日子有谁会来说嘿嘿我会来陪你度过
  谁会看见孤单的我独自在夜里的泪水流落
  望着街上的人们来来往往在阳光下面穿梭
  谁会知道无望的我在黑暗里扑灭心底的火

  那些日子天空依旧蔚蓝只是我的爱已蹉跎
  她的笑容曾经那么灿烂无奈转身变作冷漠
  那些不变的誓言仿佛还在湖边的水面停泊
  她的容颜静静地被岁月的风尘慢慢地淹没"

  一一摘录自2015年8月18日创作的诗歌《 那些日子 》

  直到又是三个月后的11月4日,�K于听到了Michael Jackson的�@首歌《You're not alone 》,听着他动人却极其忧伤的歌声,我如同经受一次深刻的灵魂洗礼!一一我这点孤单算什么,Michael Jackson比我更加孤单,他却仍然满怀希望地鼓舞那位冷漠地离开他的人说:"That you're not alone, / I'm here with you . / Though you're far away , / I'm here to stay . // For you're not alone,/ I'm here with you . / Though we're far apart,/ You're always in my heart !” 我终于知道了,也试着一次次地鼓舞自己," 你不会孤单,你还有迈克尔和他的歌声作伴!生命总是那么美好,你要攀过所有的山!"
  再一次,一次次地,感谢Michael Jackson和他的这首歌《You're not alone 》 ! 一个人,一首歌,真的可以支撑人一生!正是这首歌,让我流下了久违才见的泪水,让我用尽心力写下了诗歌《你是否还会记得起我的名字》!正是这首歌和我热爱的诗歌,一路支撑着我如此热烈而又哀伤的灵魂!

  
  五

  "It's all for love.",是的,非常感谢迈迷朋友Ellen!一切都是为了爱,我在这里倾诉的一切,也是为了爱,为了一份多少年前的青春的关怀!多少年了,多少年后,我仍然会在梦里遇见生命中的这位女孩,我总是叫她静静,真希望她平安幸福!虽然,我梦见她时,她仍像那一天离开我那样在默默地哭。我仍然保留着那年我们在一起时在我家楼上和武汉动物园拍摄的那些相片,那些清晰的合影画面也总是让我泪水涟涟。就是现在,我安宁地坐在咫尺商场柜台里,慢慢地用文字整理我和她的那些青春的时候,我也不禁流下泪来。
  只是,多少年后,她还会记得我吗?她是否还会想起,当我七个月后,还能在电话的另一端清晰地说出她的名字时让她欣喜若狂的那一刻吗?那是1995年4月29日,在她无数次拨通我所在的测绘大队103队的总机转分机的办公室电话,也无数次无人接听后,终于有人接听而让同事转给我,而我居然没有辜负她的期望沉默一分多钟后大声地喊出她的名字 “罗玉莹 ” 时,她激动得在电话那头也大声地欢呼起来!那一天,正好我们刚从广东韶关钢铁公司出差两个多月后回来,正好我在办公室。她要我猜她是谁,我的心“怦怦"直跳,快七个月了,我仍然记得她清澈的声音!我要她别挂电话,千万别挂!我说:"如果我说对了你的名字,那么我们就一定要珍惜这样的缘份;如果我说错了,你就立马挂掉电话,我绝不怨恨你!但请给我一点时间,好吗?"她沉默着。时间停滞了一分多钟后,我认真地报出了她以前的一个名字“罗玉莹”,还说知道她有一个小名"静静",电话另一头的她高兴得“哈哈”直笑!于是,我们约定5月4日在汉阳钟家村邮局前的一棵大树下见面。于是,一段悲伤的旅程又无可挽回地开始了。因�椋�我们七个月后再次见面时已太晚了,她已决定了要离开武汉回恩施州去。我只是打过一次她留给我的电话,是她所在的女生集体宿舍的也是总机转分机的电话,一位女孩说"她出去了,不在。",我就再没有拨打了,因�槲矣忠�去外地出差了,更是因�椋�我不再相信爱也不相信她了,而她却一直在试着联系我。与亲亲的大姐那样的分离,已经磨灭了我对这个世界所有的热情。一一那些美丽又忧伤的青春哟!啊,我居然还记得她最初的小名,我居然还没有将她忘记,而她,已经等待这一刻有七个月之久!一一多少年后,在历尽生命所有的苦望断青春蜿蜒的路之后,她也会像我一样记得起我的名字吗?她是否还会记得起,那些青春里我对她所有的静静的爱恋与深深的关怀吗?
  在诗歌《你是否还会记得起我的名字》里,我借用了曾经并会永远支撑我一生的歌曲《You're not alone》里的一段歌词,“Just another night , / I thought I heard you cry . / Asking me to come , / And hold you in my arms .”,我将它们静静地书写成了这样的诗句:一一

  “ 好像是在一个什么样的梦里
  我好像又听到了你哭的声音
  你好像还在呼唤着我的名字
  你眼里的泪光还是那么晶莹
  我怎么忍心你会那样的难过
  生命之中我们曾经一起走过

  Oh, 一一my baby !
  你是否还会记得起我的名字
  多少年过去我还在这里伫立
  多少年了我还这样静静等你
  却在多少梦醒后孤单的夜里
  我还孤单地拥着悲伤的自己 ”

  一一摘录自1996年4月26日创作的诗歌《 你是否还会记得起我的名字 》

  我依然记得,还是那一天,1995年5月4日的上午,我们一起沿着马路走,一起回到汉阳胡家湾12#的我居住的家。在家中二楼左边的房间里,在她的面前,我抱着那把棕色的红棉Guitar,忧忧地弹唱起了崔健大哥的《 花房姑娘 》,齐秦的《 外面的世界 》,还有民歌《 茉莉花》。当我唱起"你问我要去向何癫痫病动手术能治好吗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时,禁不住,我想起了厦门的鼓浪屿,想起了那里汹涌的大海,想起了生命中亲亲的大姐。
  "那一年相遇时我刚刚与别人分离 / 青春正迷茫我也没有甜言蜜语",是的,1994年10月1日与她相遇时,我正悲伤得哽咽难语,我发誓不再爱上任何人,不再对谁说"我爱"!即使七个月后再次相遇,我也保持着足够的警惕,一再劝诫自己"不要太当真",淡淡的我真的是"青春正迷茫我也没有甜言蜜语"。在她的面前,我给她淡淡地讲起了我在8楼C座的那段最美丽的青春,给她翻看我和生命中亲亲的大姐在海边拍摄下的所有美丽的相片。当我禁不住流泪的时候,她也忧忧地望着我,眼睛里闪烁着一片晶莹,如同她美丽的小名!

  
  六

  时隔21年后,2016年3月22日下午,我终于寻找到了生命中亲亲的大姐,可是她却别过头去,说:"请别再联系。.......",她一定以�槲乙膊还�是一位俗人,以�槲一岽蛉潘�的生活。可是,我是一位俗人吗?!我会打扰别人的生活吗?!多少年了,多少年过去,我习惯了一个人孤独地生活,即使有了一个家,有了一双儿女,我也愿意一个人在一个地方独自安宁。我热爱这个世界,因�槲疑泶ζ渲校�但是,我真的不再爱谁,"如果爱你却是一种伤害",那么好了,我谁也不爱。我只是爱我的诗歌和我的孩子们,因�樵谑�歌和孩子们那里,我可以得到生命之中无穷的欢乐!所以,亲亲的大姐真是误解了我!我之所以一再地与她短信联系,是因�槲也幌嘈潘�真的会是那样冷漠,更是因�椋�我舍弃不下我们的那些在8楼C座和在厦门鼓浪屿海边的最美丽的青春!我怎忍心那些青春和我一起在风雨中独自飘零?!更何况,那年的她也曾经和我一样地热情似火!所以,我总是相信,"一一如果有一天 / 我们还可以在一起倾诉 / 这个世界一定安宁如故"!
  一一我也希望,"如果有一天,我也可以寻找到你 / 请你不要像别人那样地别过头去"!因�椋�多少年以后,我希望也可以寻找到恩施州的女孩静静!她还好吗?她幸福吗?我还爱着她吗?不知道,因�橄喔籼�遥远,我没有她的半点消息。她也在寻找着我吗?就像多少年前,她一次次地毫不放弃地打我单位的电话渴望寻找到我时一样吗?是否,她也曾在邮局门前的那棵老槐树下,也等待并且盼望着有一天我还会悄悄地来临?是否,她也曾在所有阳光灿烂的日子,热烈地回忆起那些我在她身边悠悠弹唱的歌声?在没有我陪伴的岁月里,当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她会感觉孤单吗?是否,她会像我思念她时一样,"又一天过去了 / 我仍旧是那么孤单 / 怎么会是这样呢 / 我像船儿靠不着岸"?
  这样想着,我就更是悲伤,泪水几乎又要流出来。难道,这就是不尽地折磨着尘世间两个相互寻找却可能永远寻找不到的,微弱却也许还依然爱着的生命的命运吗?难道,在岁月无情的风雨中,我们真的再也无法打听到彼此的消息了吗?!渺茫的尘世里,即使我们都有了幸福的家庭,即使我们都有了可爱的孩子,可是,那些青春就在那里,我一直就站在那里,她会忍心那些青春和我一样,就那样在冰冷的风雨中那样孤单而立吗?!如果,她过得并不好,她并不幸福呢?"我怎么忍心你会那样的难过 / 生命之中我们曾经一起走过",那么,我可以�樗�做些什么?

  
  七

  1994年10月1日中午12:35分,在去荆州(当时还叫作沙����)的长途客车上,我用�S身带的钢笔在笔记本上急草下两段这样的诗句一一

  " 我感觉着似乎有什么在变了
  一切都似乎淡淡地远了
  于是曾经有那么的一刻
  我有一点儿惶恐不安了

  我感觉着我并没有什么改变
  还微微地笑着一如从前
  我总是会翻起那些相片
  我会翻着翻着泪水涟涟"

  那天是星期六,早晨,我将昨晚上哭了一场又一场后于22:31分书写给亲亲的大姐的诗歌草稿《 是不是有点变了 》,还有给她的最后一封信一起投递到汉阳钟家村邮局,然后去不远处的汉阳长途汽车客运站。在焦急地等候一个多小时的间隙,在车站内的站台上,遇见了也和我一样焦急且去同一个目的地的她,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她问我喜欢什么,我说:"我喜欢一个人背着一把Guitar去远方,我喜欢唱歌,喜欢自由地书写诗歌!嘿,那么你呢?"她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我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你的生活真丰富,我好羡慕啊!你唱首歌给我听吧,好吗?"于是,我就唱起最拿手的《 花房姑娘 》,"我独自走过你身旁,并没有话要对你讲,/ 我不敢抬头看着你的,噢噢,脸庞。/ 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 你的惊奇像是给我,噢噢,赞扬!/ ...... ",她望着我学崔健大哥摇头晃脑的可爱的样子,非常认真地听着,最后也跟着我忧伤地哼起来。然后,车终于来了,我们一起上车。创作这首诗歌的时候,刚刚邂逅相遇并蓦然相识的她就坐在我的右边。她静静地看着我灵感来临时在笔记本上急草的神情,完了,对我说:"给我看看,好吗?"我当然愿意。看完了,她忧忧地望着我,带着欣赏的目光,轻轻地说:"好伤感。",然后,两眼默默地望向窗外。
  2016年9月28日下午,我寻找到了这个曾经被她亲手抚摸过的笔记本。也许,就是在那一刻,她开始对我肃然起敬,认定我真的是一位所言不虚并且深怀自由的梦想的诗人,认�槲乙欢ǘ园�非常执着而且愿意用尽一生去追逐!在那一刻,我们都很幸福。一一也许,这就是支撑她后来不断地,一次又一次地打电话渴望寻找到我的唯一不忍放弃的动力!想来,在这样的生命里,我只有感动!正如我在给她的诗歌里书写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我却心存所有的感激??/ 在静静流淌的岁月里 /? 我只有静静地伫立......"这一定就是冥冥之中我们应该相遇相知并且相拥的缘份吧!那么,现在轮到我了,在"来不及说一声我爱你 / 只随着你静静走向分离"的21年后,我该如何地像她那样不断地,一次又一次地寻找到她呢?

  
  八

  那年,那些年,在人们的心目中,有没有一个单位,是否是一个好的单位,比有没有爱更重要!所以,那时,我和她都在单位中,有了单位,才有了一个手捧着的踏实的饭碗,然后,才可以谈论爱和爱情。那时的我,一切都才刚刚开始,又要在一年中的几乎三分之二的时间里全国各地东奔西走,坐火车,搭轮船,那张折叠的钢丝床和那把棕色的红棉Guitar,随时都在待命出发。所以,当静静总是说要走要离开我的时候,她的心里一定很不愿,也许,她是在暗示我可否帮她在武汉留下来?否则,她凭什么在长达七个月的时间里一直在努力地寻找我而没有放弃呢?仅仅有爱,应该是不够的。可是,那时的我又能�樗�做什么呢?!
  我长期在外地,我也是一路非常辛苦地和七十多岁的婆婆在偌大的武汉��相依着�槊�,没有一个可以说话的亲人,没有任何可利用的关系,况且,那时进单位很难的,去应聘外资企业像我之前在8楼C座的办事处之类的,她是不会的,她爸妈已�樗�联系好了一个稳定的单位,她即使不愿离开武汉也要面对现实!哪像现在,现在的人谁还在乎单位不单位?!傻子才一辈子呆在单位里!像我癫痫病都有哪些后遗症这样"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自由职业者,多好啊!可是那时不是,人们只是敢偶尔"停薪留职"地闯荡一下外面的世界,不久大都会回去就职,是的,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可是单位的饭碗才是一生的最踏实的靠山!那时,生命中亲亲的大姐就是,勇敢地向外伸了伸两下脚,还是回原单位去了。可是,那些年单位真是难进啊!我也是熬了两年半,熬到遍体鳞伤,熬到父母单位终于内部职工子弟招工时,经过一次严格的考试才录取进去的,我的现在广州工作的妹妹当时也和我一起考试,就没有考上。
  那时,汉阳的房子又不值钱,两层破楼房,谁看得上呢?要是现在,该多好啊!两层破旧的楼房,一拆迁就可以分得两百多平方米的房子,可是两百来万的家产啊!现在又不讲究是否有单位,脑子灵活会来事能捞钱就行,而且,电话联系也方便,天涯海角也可立马寻找得到。哪像那时,总是得由对方单位的总机转分机才可以联系到一个人?!如果碰到高峰期时拨打总机,要等待很久,因�橹挥幸惶跸撸�总是占线。那时,每个大一点的单位都会设置一个总机房,有专门的职工值守。

  
  九

  也许,这就是我和她的命运。"我说好吗就在一起 / 就这样守着微弱的生命 / 我说好吗不要分离 / 难道你忍心看风儿哭泣 // 你却说无法在一起 / 无法将这样的命运说清 / 你却说还是要分离 / 哪怕是风儿哭红了眼睛"!此两节诗句,摘录自1998年12月11日在生命里的��潭镇�樗�创作的诗歌《 又梦见了你 》。可是,就是这样的青春,才多了许多执着的期待和热烈的情怀,才有了现在这样日复一日也无法磨灭的"依然爱你"的意义!一一那些我和她的流泪的青春哟!
  如果有一天,是的,我也可以寻找到这位生命中的女孩,我真的相信,她不会"像别人那样地别过头去",她一定会像从前一样,静静地伸出手,握住我,然后静静地和我说着,笑着!

  "也许生命太孤独你还会默默哭泣
  我要为你补上我所有的甜言蜜语

  风儿知道多少年后我还依然爱你
  我还依然为你弹唱着那年的歌曲

  如果有一天,我也可以寻找到你
  请让我带你回到所有温暖的过去"!

  

  初作于2016年9月7日 10:16分,又添加并整理于即日 17:12分。By Wandering Heart
  再修改于2016年9月7日 18:22分,星期三,Sunny,于咫尺商场柜台。By Archer
  二略改于2016年9月7日 20:12分,于设计院小区家中,和小儿皮蛋在一起。By Archer
  三略改且初定稿于2016年9月9日 10:58分,星期五,Cloudy,于咫尺商场柜台,原标题�椋�It's All For Love一 一回复迈迷朋友Ellen并谨以此向Michael Jackson的歌曲《You're Not Alone》致敬 " 。If One Day,I Could Also Find You 一一 To Jingjing .
  添加第一自然段,第二十三自然段,第二十四自然段,于诗稿本的"后记"中,于2016年11月1日 17:47分,星期二,Cloudy,一个人于咫尺商场柜台。Still Loving You .
  再添加第十二至第十六自然段,第二十五至第二十七自然段,于2016年11月22日 01:43分,星期二,凌晨,Raining,一个人于设计院小区家中。I Thought I Had Forgotten .
  又修改第十四自然段,于2016年11月22日 11:41分,星期二,Raining,气温骤降,要下雪喽,于咫尺商场柜台。Dream You Again 一一To Jingjing
  再修改第二十六自然段,��加部分�椋海⑹欠瘢�她也曾在所有阳光灿烂的日子,热烈地回忆起那些我在她身边悠悠弹唱的歌声?在没有我陪伴的岁月里,当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她会感觉孤单吗?是否,她会像我思念她时一样,' 又一天过去了 / 我仍旧是那么孤单 / 怎么会是这样呢 / 我像船儿靠不着岸 ' ?",并分隔出第二十七自然段,于2016年11月23日 09:29分,星期三,天气阴冷,于咫尺商场柜台,听天气预报说,武汉��有雨加雪,湖北省大部分地区都有雪,我所处的江汉平原中部还没见雪呢!
  又修改第二十一自然段,并添加"那一天,正好我们刚从广东韶关钢铁公司出差两个多月后回来,正好我在办公室。她要我猜她是谁,我的心 ' 怦怦 ' 直跳,快七个月了,我仍然记得她清澈的声音!我要她别挂电话,千万别挂!......更是因�椋�我不再相信爱也不相信她了,而她却一直在试着联系我。与亲亲的大姐那样的分离,已经磨灭了我对这个世界所有的热情。一一那些美丽又忧伤的青春哟!啊,",此部分摘录自2016年3月13日01:39分凌晨书写的文章《 就让我像从前一样站在你的身旁 》的第十六自然段,于2016年11月24日 01:43分,星期四,凌晨,于设计院小区家中。
  又根据24日15:03分在家中给Ellen女士的回复添加第二十八,二十九,三十自然段,关于在客车上创作诗歌的部分,并整理于2016年11月24日 17:52分,星期四,天气阴冷,一个人于咫尺商场柜台,晚上终于落下大大的冰雹,算是这里的真正的第一场雪了。When You're Old 一一To Jingjing . By Little Fellow (小家伙)
  再根据11月26日17:59分给Ellen女士的回复,添加第三十一,第三十二,第三十三,第三十四共四个自然段,分析静静�楹我�离开武汉的原因,并修改第十二和第十六自然段,再修改第二十九自然段并添加"' 我独自走过你身旁,并没有话要对你讲,/ 我不敢抬头看着你的,噢噢,脸庞。/ 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 你的惊奇像是给我,噢噢,赞扬!/ ...... ' ,她望着我学崔健大哥摇头晃脑的可爱的模样,非常认真地听着,最后也跟着我忧伤地哼起来。然后,车终于来了,......",于2016年11月27日 09:18分,Sunny,于咫尺商场柜台。You're Not Alone 一一To Jingjing
  再修改第三十四自然段,添加摘录自诗歌《 又梦见了你 》中的两节,于2016年11月27日 19:56分,星期日,和孩子们在家中;再添加第十七自然段后摘录自诗歌《 那些日子 》的两小节诗句,并分隔出第十八自然段,于2016年11月28日 10:36分,星期一,Sunny,一个人于咫尺商场柜台。By Aijun Chai (R) ��潭 )
  再根据11月29日10:44分给Ellen女士的回复,添加第十,第十一两个自然段,且最后定稿于2016年11月29日 17:22分,星期二,Raining,天气阴冷,静静所在的利川那边应该更是冷吧?Tributes Our Youth In Tears . By Aijun Chai (R) ��潭

© wx.kmkhs.com  天下第七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