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女人啊女人_散文网

来源:天下第七文学网    时间:2021-08-28




装扮

有人说:化妆像男人抽烟、喝酒一样绝对有瘾,而作为人夫的我更觉得女人一旦沾上了脂粉蔻丹,今生今世便很难“戒”掉了,极像“吸毒”,久吸上瘾后,那种飘飘醉红尘的感觉,让人不能舍弃。纵使知道这有人为假象之嫌,但尘世中绝大多数的女人都一致认为:天底下有几个天生丽质的绝代佳人呢?

我的妻说她化妆的起点是在婚后,至今已有二十几个年头了,二十几年如一日雷打不动对镜梳妆,居然无须毅力就能办到,让人不能不把它归到“瘾”上,否则便无法自圆其说。妻说她婚后开始学着化妆时,单位里四个女人,只我一人来自城市,所以不想给大家留下一个小资情调的印象,化妆便常常处在“地下状态”。每次化妆前,她总要对单位的女同胞进行一番“火力侦察”,然后再躲在卫生间,偷偷“吸毒”。记得有一次她正“对镜贴花黄”时,坐她对面的英子恶作剧地早已悄悄潜于卫生间中,向下伸出双手,做老鹰捉小鸡状,口中还念念有词。惊得她的心好一阵狂跳,还出了一头冷汗。大概是到了生了女儿后的第二年,犹如办公室被脂粉香水攻破一般,单位里的女同胞每人的抽屉里都多了花花绿绿的化妆品。每天早晨上班前,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往卫生间的那面大镜子前挤,这时,她的地下也顺理成章地转入地上,再也不用担心遭到英子之流的无端骚扰了。每次逛大街时,我们这一群像蜜蜂一样,围着化妆品专柜“嘤嘤嗡嗡”不停,馋得眼睛都快发直了。

渐渐,她发觉化妆上了瘾,成了琼瑶第二,每天不化妆就无法开始一天的,即使整日面对的是呆头呆脑的书桌、冷冰冰的玻璃板。化妆,成了每一天的剪彩。如果山东那家医院治癫痫病比较好哪一天揽镜自照,看到的是一个馥郁生辉、一颦一笑都流露出浓浓情怀的女人,就会像中了头彩般地飘飘欲仙,好一番孤芳自赏,好一阵怜香惜玉,然后在自足中奔向新的一天。如果哪一天在镜子前找不到那分美丽、那分自信,那么一整天都会像被霜打过的茄子,黑着脸叹着气蔫蔫的样子。因为世间的都认这一真理:名利如流水,富贵若浮云,唯有美才是。女人可以放弃名利金钱,但绝不能放弃美丽。妻子说她常常想:如果哪一天,她遇上了安徒生中那位老婆婆,如果老婆婆给了她一朵七色花,那么,她会把七片花瓣一起放飞,然后双手合十,对着蓝天大地,许下她的愿:我要美丽!我要美丽!

当妻子一天天离不开脂粉蔻丹时,她并没有蜷居蛋壳窒息的感觉。她不在意卸妆后,以水洗面时,那红的黑的水蜿蜒而下,仿佛洪水冲刷水土流失的山峦般的景况;也没有卸妆后枯黄憔悴如同一册古老的线装书的窘迫。不用担心在这张涂改过的脸上,会找不出与一脉血缘的延续;也无须忧虑,在茫茫人海中女儿会认不出这张化过妆的脸,更与欺人和自欺毫不搭界。

当然,化妆完全是一种,粉黛红唇、衣袂飘飘是“美丽后再见人”的女性们一直遵循的原则,因为着妆后在镜子前获得的那一分自信可以成为她们一天工作的原动力。而素面朝天不施粉黛洗尽铅华天然去雕饰,也自有其一番风韵和情调。( 网:www.sanwen.net )

厨房中的女人

有人说厨房是一个女人的出发点和停泊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较好地。厨房里那闪亮的瓷器、洁净的餐具、白的墙砖、平展的地板,总能让女人生出许多想象的翅膀。灶上那透明碧蓝的火苗始终以同一频率与灶架上的不锈钢锅低低私语着,诱人的肉香伴着“咝咝”的沸动弥漫整个厨房。餐桌上那青椒、蒜薹爆炒后荡漾出满眼的绿色;薄如纸的鸡蛋饼泛着油油的金黄;透明菜盆里的西红柿挂着水珠,让穿墙而入的阳光将迎面的白墙映得一片橘红;而头顶着花、浑身是刺鲜嫩嫩的黄瓜,又将人的胃口高高吊起。锅碗瓢盆油盐酱醋蒜片葱丝在女人的纤纤玉手下,像音符一样,瞬间便可组合出许多不同的乐章,使甜得更,香得更醇厚,酸得更可口,女人是世界上最善于用厨房来表达自己心情的人。

厨房在女人的心中,是一团橘黄色温暖的灯光,当女人带着满身的尘嚣回到家中的厨房时,烦躁的心立刻会被热水器中缓缓流出来的水熨贴得如三月的小五月的柔风。认真地择清每一片叶子和根茎,将调味盒中的各种作料按一定的比例、一定的顺序倒入锅中,这种节奏很像女人跳华尔兹,得心应手,怡然。一边操作一边想象着自己的两名食客——丈夫和在餐桌前那副狼吞虎咽的贪婪吃相,女人的心中便会被一种说不完道不尽的快感所浸没。

女人喜欢一家人围坐在餐桌四周,热热闹闹地吃着家常饭的那种气氛。这里没有坐席时应酬的劳累、压抑、食不甘味,没有外面酒桌上正襟危坐强颜欢笑,更没有令人讨厌的卡拉OK在耳边聒躁个没完没了。

在自家的厨房里,喜欢自斟自饮的女人大可不必担心酒后失态失言,即使偶尔把自己灌得耳朵里只能听到自己的话音时,也无人敢对此评头论足、指手画脚。要喝就喝它个突然抽搐是怎么回事痛快淋漓昏天暗地,喝它个一醉方休飘飘欲仙,这是自己的厨房自己的家,这是真实的自我真实的生活。

家中的厨房宁静而温馨,女人喜欢悠闲地待在自家的厨房里,擦擦桌子,整整碗勺,随意地将厨房里的小摆设碰得叮叮当当,让自己的思绪随着不锈钢锅冒出的热气袅袅升腾。厨房是女人的停泊地。当她们厌倦了名利场上的龌龊,想返身逃逸到一个与世无争的人间净土时,厨房便是女人最理想的避风港,通常一个女人要在色香味俱全的厨房里悄然无声地走过一生。厨房又是女人的出发点,女人从这里获得了人生的、生存的玄机、生活的乐趣,蓄积了智慧贮满了力量后,便充满地走向外面的世界,奔向崭新的生活。

厨房真好!厨房中的女人好可爱。

傻傻的女人

初的脆雨拍打着洋槐树,在绿叶劲枝上留下一串串未名的音符。我坐在窗前,试图让这本杂志揽住我的心我的思绪。可遐思总从字里行间逸出,一种好渴好渴的感觉以细胞分裂的速度扩散着。如果心海能留住这场雨,让雨水浸润那些已成为的故事,或许干渴的感觉会消退或者减半。

也许是雨点窥到了我的心思,无缘地要与素昧平生的我作对,隔三差五蜻蜓点水落下几滴之后,便了无痕迹不知躲在了何处。

雨点去了,一股好干好焦的烟味泛了上来,是谁家的炉火灭了,用干柴燃煤?浓烈的烟味在潮湿的空气里呕着,又苦又涩,让人窒息,使原本干渴的感觉又陡然倍增。

女人啊,有时很精明,精明得滴水不漏、八面玲珑,有时又很傻,傻得一塌糊涂不可收拾。精的时候是理智统率抽搐症状挂什么科一切,傻的时候是独霸一方,而女人多半是傻的时候多精的时候少,因为女人的情感太丰富太变化莫测。女人通常是如水一般平稳柔软,一旦由水入火,便熊熊燃烧势不可当,而每次受伤最深最痛的仍是自己。

在女人的田野里,最初萌芽的是、,她们像一根藤上的双色花一样,相依相伴相辉映,呈现出一派田园风光的恬静和柔美。一旦加盟,便打乱了这种平静。当爱情与亲情、友情相互依存相互映衬时,她那玫瑰般的芳香将亲情、友情的双色花氤氲得千娇百媚。而当爱情与亲情、友情争夺阳光雨露时,便露出了刺玫的本质,她一把扯断友情,一把赶走亲情,想独霸这方水土,到头来,自己也因缺乏营养而成为落果。

所以,女人走进“围城”之前,一定要先使自己处在绝对平和的状态,三思而后行。而很多女人在用做赌注后的一瞬间,又将自己最关键的一牌稀里糊涂地轻易抛出。后来她们追忆当时的情景,恍如隔世一般,她们看的自己如同看一个怪怪的完全陌生的人。

过去与现在之间,是一大段空白、断层,她们试想按图索骥地找回迷路前的那个人、那段时光、那个,可常常是空手而归。时光不能倒流,车轮不能倒转,饱受沧海桑田的心不可能复位,断臂的维纳斯怎会复原?可傻傻的女人,总试着把自己装进怀旧的袋子里经受着还原的折磨,幻想着哪位魔术大师打开魔袋后,走出来的是一个美丽如初、温柔如初、心情如初的自己。她们虔诚地盼着等着这一天的早日到来,而穷其一生却不得见者数不胜数。

女人啊!傻得可爱,又傻得可怜。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情人,让我再为你流一滴泪_散文网

© wx.kmkhs.com  天下第七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